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的高速发展,珠江三角洲的土地开发日益饱和。在新增建设用地十分有限的情况下,三栋旧建筑(古镇、老厂房、老村庄)改造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广东省政府近日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议案2812(经济发展类173)发出复函(以下简称“复函”),指出广东省自2009年以来全面实施了“三旧”改造工作(包括城中村改造和城中村改造)。“三旧”改造工作采用市场化运作模式。通过政府的“分权和利润分享”引入市场力量来实施改造项目。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主要负责规划、政策制定、行政审批、项目监督等工作,而市场主体则负责拆迁谈判、申报程序、开发建设等事务性工作。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珠三角地区共实施“三旧”改造48万亩,完成改造26.94万亩,节约土地11.7万亩,投资1.106万亿元,其中85%以上为社会投资。

但是,在改革“三旧”体制的过程中,广东省仍然存在着推进机制不完善、政策体系不完善、联合力量不强等问题。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创新,激发市场活力。为了加快“三旧”改革的突破,今年9月4日,广东省政府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加快“三旧”改革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建议加强行政和司法保护,执行政府裁决和司法决定。这意味着,如果钉子户不愿签订“三旧”改造工程合同,可以根据相关法律解决。

老三转型对广东,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的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分析了第一次财务分析。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珠江三角洲的土地开发空间日益饱和。在严格的农田生态保护线和大城市划定城市边界的条件下,新增建设用地的比例将会受到限制,而且还会下降。因此,加快改造对释放城市发展空间非常重要,未来现有土地的比例将会大大增加。

2018年,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宣布,除基础设施和部分民生保障等重点项目外,不再直接向珠江三角洲地区发布新的建设用地规划目标。所有新的建设用地规划目标都将通过激活建设用地存量来实现。

胡刚说,过去珠江三角洲很多土地的开发利用效率相对较低,很多工厂都有一两层楼。随着先进制造业的发展,许多工业工厂可以有五六层楼。此外,一些工业工厂可以发展创意产业、商业或改造成住宅,土地利用率将大大提高。

在广州,近年来广州的城市更新不断推进。2018年12月,广州市政府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了《深入推进城市更新实施细则》。为了充分调动改造主体的积极性,有效推进城市更新工作,《实施细则》从旧村庄综合改造、增加国有土地上旧厂房改造的收入支持、持续地块改造、城市更新微观改造等方面对现行城市更新政策进行了补充和完善。

公共信息显示,广州有594平方公里的城市更新资源,其中320.65平方公里为老村,占54.2%。旧厂房20.7平方公里,占35.1%,旧城区63.5平方公里,占10 .7%。可以看出,城市中拥挤的村庄是广州城市更新的重点。

近年来,广州城中村的改造一直走在“快车道”上。广州将对该市272个村庄进行全面审查,以确保它们都被纳入“三旧”重建地图数据库的范围。对于住宅企业来说,未来珠江三角洲可开发土地的收购和城中村改造也是重要的途径。如今,广州的旧改革项目也诞生了许多成功的案例。例如,猎德村就是“旧的改革模板”。此外,新鸿基的何林村、泡利的琶洲村和富力的杨集村都是旧的改造项目。

根据上述复函,下一步,广东省将继续深入推进“放开管理服务”改革,鼓励城市逐步将涉及城中村改造的市级审批项目下放至区县两级(省下放给城市的审批权限和不应下放的权限除外),实现管理重心下移。 分工明确,权利和责任平等,充分发挥市政府和区县政府的主动性和主动性的协调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