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最近几天。

整合,简编辑,特拉维斯

世界上最大的单一教育奖——“一丹奖”(One Dan Award),由腾讯的主要创始人陈一丹创立,旨在表彰和支持那些推动教育创新并做出长期贡献的个人。该奖项由一个25亿港元的独立慈善信托基金运作和管理。

不久前,“一丹奖”宣布了2019年的获奖者。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乌莎·戈斯瓦米获得了丹教育研究奖。

两位获奖者致力于早期教育相关问题。得奖者将获颁纯金及三千万港元,其中一半为奖金,另一半为资助推广教育研究或项目的基金。

陈一丹说:“我祝贺戈斯瓦米教授和法兹勒爵士在改善教育方面取得的杰出成就。我相信在未来,教育会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社会形态的变化而不断调整到最佳状态,我们对教育的理解会越来越深刻。毕竟,教育本身并不是所有努力的终点。追求社会的长远发展,回归人民的幸福,是一个必要的过程。”

正如陈一丹所说,教育的本质是“人民自己的幸福”。这个“一丹教育研究奖”是由乌莎·戈斯瓦米教授主持的,而(乌莎·戈·斯瓦米)是以“人类”研究为基础的。

陈一丹

乌莎·戈斯瓦米教授是研究神经科学、读写行为和教育的世界级学者。2013年,她当选为英国社会科学院成员,她的研究获得了许多国际知名奖项。

她与许多国家的政府机构分享了神经科学和教育研究的结果。她出版了8部专著和180多篇学术论文,引起了教育工作者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戈斯瓦米教授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从事教育实践的神经科学中心,并担任其主任。她的工作主要是教育神经科学,重点是阅读发展和发展性阅读障碍。

戈斯瓦米教授的作品之一

诵读困难字面意思是“阅读有困难”

国际学习障碍组织解释说,诵读困难的原因源于神经系统。学习或处理语言是一个基于家庭的困难。根据个体差异,它会导致严重程度的差异。在重复和表达语言、阅读、写作、拼写、写作和数学方面有困难是很常见的。

这些问题不是由缺乏动力、感觉障碍、不恰当的教学技巧和环境问题直接引起的。

诵读困难发生率高的国家和地区:

英语国家诵读困难的发生率为5%,相当于中国大陆。

台湾、香港和澳门的发病率为10%,高于英语国家和中国大陆。

这是一种神经心理障碍,不同程度地影响着近10-20%的人口。

在戈斯瓦米教授的研究中,她发现了儿童理解语言节奏模式在语言学习中的重要性,揭示了大脑对节奏感知的基础,并解释了受损的神经认知过程是如何在发展过程中导致诵读困难的。

通过认知科学研究,她使教育者能够理解大脑的功能机制,并据此制定不同的教学策略,使用不同的技术和工具,从而帮助有阅读障碍和学习障碍的儿童更好地学习语言。

大脑是如何交流的?

戈斯瓦米教授曾经在剑桥大学进行了一项关于如何更好地与婴儿交流的研究。

主题是埃尔西,一个18个月大的女孩。学会说话是埃尔西最大的挑战之一。她需要学习近3万个单词才能真正“说话”。但是在那之前,她的大脑必须首先学会如何构造一个完整的句子。

为了避免电子信号对婴儿大脑扫描仪的干扰,戈斯瓦米教授的实验地点设在一个特殊的小房间里。

实验小组将使用一套特殊的设备来探索婴儿听到一个单词时的想法。

实验中的说话方法是我们在和婴儿说话时通常使用的“慢速度、高声调、长声调和有节奏的”哄声调,在语言学和心理学中也被称为“婴儿导向的说话”,翻译成“婴儿导向的语言”或“婴儿语言”,这在许多语言和文化中都很常见。

当研究人员对埃尔西说“婴儿语言”时,她听得非常仔细。但是当他们把演讲调到正常速度时,她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戈斯瓦米教授发现,当婴儿听到父母说的“婴儿语言”时,他们的脑电波会继续波动。

大脑扫描仪也证实了这一点。模拟脑电波图像中的峰值清楚地表明婴儿的大脑能够真正识别这些节奏语言。

宝宝大脑对“华二语”有这样反应的原因是,父母在这样说话时会强调每个单词的发音,这样宝宝的大脑就能更好地接受这些语言信号,从而更好地理解和接受整个句子,这是大脑处理语言的一个重要过程。

当成年人和婴儿相处时,他们自然会用这种“婴儿语言”和婴儿说话。戈斯瓦米教授通过研究证明了这种方法确实有效。父母应该像这样和婴儿说话。

“婴儿语言”能有效促进婴儿的语言学习过程。

如果你想学会阅读,你必须先学会倾听。

同一个教授戈斯瓦米还设计了一项实验研究,探索视觉信息还是听觉信息决定一个人的阅读能力。

她要求一名11岁的小学女生在头上戴上电极,并在听不同频率的“滴剂”时接受大脑监测。她眼前什么也没看。

这些“滴”实际上代表不同的语音元素,例如“p”和“b”爆破音,“w”和“l”软音素。不同语音成分的“滴滴”音会有很小的差异。目的是测试受试者的大脑是否有能力区分这些差异。

既然阅读能力是要测试的,为什么不测试用眼睛看的单词和句子,而用听力来测试呢?

戈斯瓦米教授的解释是,决定一个人阅读能力的不是视觉学习的个体差异(即看到的书面单词),而是语言系统的个体差异(即听到的语音结构的差异)。

换句话说,要学会阅读,首先必须学会识别,也就是说,要学会识别组成一种语言的各种声音,然后把它们组合成单词。

虽然被测试的小女孩没有意识到自己,虽然她没有在眼前读任何单词,但事实上她已经在读“滴滴”的声音了。

从听觉到视觉的读写训练

然而,戈斯瓦米教授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这种辨别能力。这些孩子通常被称为“诵读困难症”:他们不是不能识别纸上的单词,而是没有在大脑中储存学习阅读所需的发音。

因此,在阅读时,他们的大脑通常无法处理他们看到的信息。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几乎听不到讲话的节奏和时机,也不能感知音乐的节奏。

戈斯瓦米教授的研究表明,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比其他儿童对振幅的缓慢变化不太敏感。但是音乐和诗歌可以帮助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并改善他们的节奏。

为了测试音乐知觉,戈斯瓦米教授设计了一种儿童节奏知觉的音乐测量方法。孩子们被要求在听敲击编钟棒创作的强有力的“音乐”时做出不同的判断。

例如,他们可能听到“丁丁·丁丁·丁丁丁”的声音重复了两次,但是第二次在重音和非重音之间有很长的延迟。这种延迟破坏了整个节拍的结构,从而使音乐听起来节奏不同。

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在做出这些判断方面比与年龄相匹配的儿童和与阅读水平相匹配的儿童差得多。

在戈斯瓦米教授的研究中,音乐节奏感知预测阅读理解中43%独特的纵向差异。因此,在语言和音乐方面,节奏分布感知模式的个体差异与阅读发展和阅读障碍密切相关。

因此,戈斯瓦米教授得出结论,音乐修复在改善诵读困难症的语音方面可能非常有效。音乐节奏比语言节奏更明显。因此,关注音乐节奏以及将音乐节奏结构与语言节奏结构明确联系起来的活动,可能有助于提高节奏感。

例如,许多游乐园游戏提供拍手游戏、跳绳游戏、童谣和圣歌等活动。

对于小学生或更小的孩子来说,他们可以在教他们阅读时使用有节奏的方法。例如,在演奏和歌唱时,知识和故事被融入歌谣,以及幼儿教育倡导的“磨耳”启蒙方法。

当我们的孩子学习英语时,他们也可以通过“先听后说”的方式为大脑储存英语系统所需的语音元素,然后进行视觉阅读训练。

首先,通过大量的听力练习,如听童谣和儿歌,有用的语音信息被储存在儿童的大脑中,帮助他们发展语言系统。大脑有了稳定的发音系统和视觉阅读学习(如阅读)后,阅读能力会大大提高。

参考:

诵读困难症——合拍但不合拍,usha goswami

英国广播公司《婴儿:他们美好的世界》

地平线:你希望你的孩子是谁?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3000多篇优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