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蜻蜓调频战略合作媒体:新京报

大家好,我是王耀平。今天我想带你回到2010年。今年,业余作家史铁生突然去世,他曾经嘲笑自己是一个顽强的职业病人。

我想和你一起回忆史铁生。我是史铁生将近20年的邻居。从1991年到他去世,特别是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们一直是亲密的朋友。我叫他蒂格。这是独一无二的。从来没有人叫他蒂格。

2010年12月30日是史铁生生命的最后一天。下午6点,陈希米(史铁生太太)打电话给我,说史铁生在朝阳医院昏迷不醒。请快点来。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告诉聚会上的朋友我得走了。我必须马上走。但是那天有很多交通堵塞。我在下午6:40左右到达朝阳医院

在朝阳医院观察室的一个大房间里,史铁生躺在移动床上。医生正在告诉史铁生的妹妹陈希米和石兰他的病情。当时,医生说手术可以进行。如果进行了手术,危险仍然存在,并且没有保证(一定成功)。

当时,每个人都犹豫了,因为史铁生死前有一个约定,如果他的生命失败了,他不想营救他,所以他决定不进行这种非常残酷的营救。那时,铁嫂子和石兰说他们要回家拿些东西,让我陪史铁生。陈希米告诉我他能听到你和他说话,他知道。但当时我有点困惑。我想他怎么能听到它,怎么能感觉到它?他已经完全昏迷了。我站在他床边看着他。我很难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想我放弃了最后一次和他交流的机会,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后来,宣武医院一位非常有名的脑外科医生林峰说朝阳医院环境不好,所以我带他去了宣武医院。

接着,史铁生的朋友、同学、作家协会和一些媒体朋友都来了。宣武医院的一个病房里,为史铁生准备了一个单人房间,周围很多人。事实上,他们都是一个告别的过程,这个过程是让每个人最后看他一眼。

那时,陈希米叫史铁生的名字,我记得我为史铁生准备了一份礼物,一份他60岁生日的礼物。我没有带这个礼物,因为几天后就是他的生日。这是一种传统的北京昆虫,叫做冬瓜。风信子会吠叫,发出嘟嘟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愉快。所以我告诉陈希米如果我能给他带一个油葫芦,陈希米说回家去拿。

那时,已经很晚了,路上没有多少人。我迅速开车回家,拿走了冬瓜和装冬瓜的铜盒子。我还特意在铜盒上刻了几个字:祝铁格二顺一生。当他到达时,他把铜盒子和油葫芦放在史铁生的手里,紧紧地握着它们。

后来,史铁生去武警总医院捐献肝脏和角膜。他们说他们需要给他换衣服,应该用纯棉。陈希米告诉我你应该去我们家拿他的棉裤。我答应了。

我打开柜子,非常震惊,史铁生那柜子里摆着各种各样的衣服,一堆堆的棉裤、衣服、衬衫,这可以看出陈希米对史铁生的关心,非常感人,这一幕外人一般是看不见的。

史铁生和王耀平之间还发生了什么?在那一代人的记忆中,史铁生是什么样的人,他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影响?……

如需完整音频,请收听蜻蜓调频台“请回答1969-2019”。

扩展阅读

《灵魂的问题》是史铁生关于生活、爱情和信仰的散文集。史铁生用他残缺不全的身体来表达最健全、最充实的思想。他经历的是生活的苦难,但他表达的是存在的清晰和快乐。他睿智的话语照亮了我们日益沮丧的心。当大多数作家放弃面对消费主义时代人类的基本处境时,史铁生活在自己的心中,努力恢复人类的价值和荣耀,坚定地走向荒凉地区,与未知抗争。这种勇气和坚持深深地唤起了我们对自己处境的警惕和关注。

北京11选5 天津11选5投注 江苏11选5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3下注